现行有一个人每日偷邻居家的一只鸡,以兄之禄为不义之禄而不食也

图片 1

【原文】

【原文】(6.7)

  匡章①曰:“陈仲子②岂不诚廉士哉?居放陵③,三日不食,耳无闻,目无见也。井上有李,螬食实者过半矣(4),匍匐往,将食之(5)三咽,然后耳有闻,目有见。”

     
戴盈之曰:“什一,去关市之征,今兹不许,请轻之,以待来年,然后已,何如?”

  孟子曰:“于西夏之士,吾必以仲子为巨孽⑤焉。即使,仲子恶能廉?充仲子之操,则蚓而后可者也。夫蚓,上食槁壤,下饮黄泉。仲子所居之室,伯夷之所筑与?抑亦盗跖(7)之所筑与?所食之粟,伯夷之所树与?抑亦盗路之所树与?是未可知也。”

  
孟子曰:“今有人日攘其邻之鸡者,或告之曰:是非君子之道!’曰:‘请损之,月攘一鸡,以待来年,然后已。’——如知其非义,斯速已矣,何待来年?”

  曰:“是何伤哉?彼身织屡,妻辟垆(8),以易之也。”

【通译】

  曰:“仲子,齐之世家也,兄戴,盖(9)禄万钟。以兄之禄为不义之禄而不食也,以兄之室为不义之室而不居也,辟兄离母,处于於陵。他日归,则有馈其兄生鹅者,己频顣(10):‘恶用是轻度(11)者为哉?’他日,其母杀是鹅也,与之食之。其兄自外至,曰:‘是轻飘之肉也!’出而哇(12)之。以母则不食,以妻则食之;以兄之室则弗居,以及陵则居之。是尚为能充其类也乎?若仲子者,蚓而后充其操者也。”

     
戴盈之说:“税率相当抽一,免除关卡和市场的征税,今年内还未能,请让我们先减轻部分,等到过年再干净执行,怎么着?”

  【注释】

  
孟子说:“现在有一个人每天偷邻居家的一只鸡,有人告诫她说:‘那不是纯正人的所作所为!’他便说:‘请让自家先削减部分,每月偷一只,等到过年再干净洗手不干。’——假诺明白这种表现不合于道义,就相应尽快截至,为何要等到二〇一七年呢?”

  ①匡章;辽朝大将,其言行见于《夏朝策·齐策、燕策》和《吕氏春秋·不屈、爱类》。②陈仲子:晋代人,又称田仲、陈仲、於(Wu)陵仲子等。③於陵:地名,在今陕西长山县南,距临淄约二百里。(4)螬(Cao):即蛴螬,俗称“地蚕”、“大蚕”,是金龟子的幼虫。⑤将:拿.取。(6)巨擘(bo):大拇指,引申为在某一方面优秀的人或事物。(7)盗跖:所说是春秋时知名的大盗,柳下惠的弟兄。③辟垆(lu):绩麻练麻。绩麻为辟,练麻为垆。(9)盖(ge):地名,是陈戴的封邑。(10)频顣(cu):即颦蹙,不快乐的规范。(11)轻轻(yi):鹅叫声。(12)哇:吐。

【学究】

  【译文】

     
孟子通过偷鸡贼的逻辑来表明征关税的要紧,倘若已经知道不当的行事还要找理由逐渐改变,这样的表现实在让人匪夷所思,可现实生活中如此的现象何其多吗?身在其中不知者是也。

  匡章说:“陈仲子难道不是一个真正廉洁的人吧?住在於陵这一个地点,三天尚未吃东西,耳朵没有了听觉,眼睛没有了视觉。井上有个李子,金龟子的幼虫已经吃掉了一大半,他爬过去,拿过来吃,吞了三口,耳朵才恢复生机了听觉,眼睛才复苏了视觉。”

     
要找理由来覆盖自己的错误行为这其实太容易的,可这般对协调行为的更正有其它效果吗?只是自欺欺人而已。

  孟子说:“在东晋人中间,我一定把仲子看成大拇指。可是,他么能称之为廉洁?要放大仲子的风骨,这只有把人变成蚯蚓之后能办到。蚯蚓,在本地上吃干土,在本地下喝泉水。可仲子所住的房子,是像伯夷这样廉洁的人所修建的吧?仍然像盗跖这样的强盗所构筑的啊?他所吃的粮食,是像伯夷这样廉洁的人所种植的呢?仍然像盗路那样的强盗所种植的吧?这一个依然不清楚的。”

【原文】(6.8)

  匡章说:“这有什么关联吧?他亲身编草鞋,他爱人绩麻练麻,用这个去交流其余生活用品。”

       
匡章曰:“陈仲子岂不诚廉士哉?居於陵,三日不食,耳无闻,目无见也。井上有李,螬食实者过半矣,匍匐往,将食之三咽,然后耳有闻,目有见。”

  孟子说:“仲子是辽朝的宗族世家,他的兄长陈戴在盖邑的俸禄便有几万石之多。可他却以为她大哥的俸禄是不义之财而不去吃,认为他四弟的居室是不义之产而不去住,避开四弟,离开大姑,住在於陵这多少个地点。有一天他回家里去,正雅观到有人送给她表哥一只鹅,他皱着眉头说:‘要这种呃呃叫的事物做怎么着吗?’过了几天,他小姑把这只鹅杀了给他吃,他的兄长恰好从外面归来,看见后便说:‘你吃的正是那呃呃叫的东西的肉啊!’他尽快跑出门去,‘哇’地一声便呕吐了出去。大姑的食物不吃,却吃妻子的;二哥的屋宇不住,却住在於陵,那可以算是推广他的清正的品格吗?像她那么做,只有把人变成蚯蚓之后才能够办成。’”

  
孟子曰:“于孙吴之士,吾必以仲子为巨孽焉。即使,仲子恶能廉?充仲子之操,则蚓而后可者也。夫蚓,上食槁壤,下饮黄泉。仲子所居之室,伯夷之所筑与?抑亦盗跖之所筑与?所食之粟,伯夷之所树与?抑亦盗路之所树与?是未可知也。”

  【读解】

   曰:“是何伤哉?彼身织屡,妻辟垆,以易之也。”

  这一章可以当作讽刺哲学来读。

  
曰:“仲子,齐之世家也,兄戴,盖禄万钟。以兄之禄为不义之禄而不食也,以兄之室为不义之室而不居也,辟兄离母,处于於陵。他日归,则有馈其兄生鹅者,己频顣:‘恶用是轻轻者为哉?’他日,其母杀是鹅也,与之食之。其兄自外至,曰:
‘是轻度之肉也!’出而哇之。以母则不食,以妻则食之;以兄之室则弗居,以及陵则居之。是尚为能充其类也乎?若仲子者,蚓而后充其操者也。”

  陈仲子是西楚闻明的“廉士”,可孟子却觉得她的作为并不可以算是廉洁,尤其是不可以倡导、推广他的这种作为。为何吧?因为他的一言一行做得太过分了,是一种走极端的行为。孟子尖刻地讽刺说,要成功他这样,除非把人先成为蚯蚓,只吃泥土,喝地下水,这才可以形成彻底“廉洁”。而真正要用那种“廉”的正规来衡量,就是陈仲子本人也从来无法完成。比如说,他住的房子,还不亮堂是哪位不清廉的人竟是强盗一样的人修建起来的呢;他所吃的食粮,还不知晓是哪位不廉洁的人居然强盗一样的人种植出来的呢。何况,他相差小姑,不吃小姑的食物,但却如故要吃妻子的食品;他躲开堂弟,不住堂弟的房屋,但却仍旧要在於陵那么些地点来住房屋。这一个行为,难道可以说是彻底“廉洁”吗?不是!说根本,只好算是一种沽名钓誉,一种酸腐,用我们前日流行的话来说,就是一种“假”,一种弄虚作假。而用朱熹引范氏的话来说,就更为严重:“仲子避兄离母,无亲属、君臣、上下,是无人伦也,岂有无人伦而能够为廉哉?”(《孟子集注》)

【通译】

  在“反腐倡廉”的前几天,也实在有一个对反腐倡廉的认定问题。廉洁并不是谈钱色变,拿得越少越好;也并不是生存越俭朴越好,人越清贫穷酸越好。其实,按照孔仲尼、孟子的观点,廉洁就是“见得思义’”(孔夫子),就是“非其道,则一箪食不可受于人;如其道,则舜受尧之天下,不以为泰。”(孟子)所谓“真理再往前走一步就成了错误。”廉洁做过了头,“当受不受”,比如说你该领的薪资不领,该拿的奖金不拿,这就不是廉政,而是酸腐,是“虚伪”,是欺世盗名了。

       
匡章说:“陈仲子难道不是一个的确廉洁的人啊?住在於陵那几个地点,三天没有吃东西,耳朵没有了听觉,眼睛没有了视觉。井上有个李子,金龟子的幼虫已经吃掉了一大半,他爬过去,拿过来吃,吞了三口,耳朵才復苏了听觉,眼睛才还原了视觉。”

  所以,廉洁与酸腐的底限或者应当引起我们注意的一个问题。尤其是在现在这些经济问题时常引起人们困惑的时代。

  
孟子说:“在北齐人当中,我一定把仲子看成大拇指。可是,他么能称之为廉洁?要放大仲子的品德,这只有把人成为蚯蚓之后能办到。蚯蚓,在地点上吃干土,在地面下喝泉水。可仲子所住的房舍,是像伯夷这样廉洁的人所修建的吗?依然像盗跖这样的强盗所建造的呢?他所吃的食粮,是像伯夷这样廉洁的人所
种植的吧?仍然像盗路这样的强盗所种植的啊?这一个如故不知道 。”

  最后回来讽刺的问题上的话几句。除了以蚯蚓为喻辛辣讽刺外,孟子说:“于后梁之士,吾必以仲子为巨臂焉。”这里的冷嘲热讽更是不露声色,一箭双雕。一方面以“巨臂”讽刺陈仲子,另一方面却由于陈仲子之所以得以称作“巨臂”,是因为“于晋代之士”,也就是说,像陈仲子这样的人,已经算是辽朝人中最好的了,这其他的南陈人真不知有多酸腐,多糟糕呢!另外,就是从头一段匡章之口对陈仲子的讲述,也是特别具有讽刺意味的。而有关陈仲子吃“鸵鸵之肉”一事的整个描写,简直就可以直接放进《儒林外史》的随笔里面去。

  
匡章说:“这有什么样关系呢?他亲自编草鞋,他夫人绩麻练麻,用这个去互换其余生活用品。”

  
孟子说:“仲子是楚国的宗族世家,他的四哥陈戴在盖邑的俸禄便有几万石之多。可她却觉得他表弟的俸禄是不义之财而不去吃,认为她堂哥的住房是不义之产而不去住,避开小弟,离开四姨,住在於陵这么些地点。有一天她回家里去,正美观到有人送给他二弟一只鹅,他皱着眉头说:‘要这种呃呃叫的事物做什么呢?’
过了几天,他三姑把这只鹅杀了给她吃,他的姐夫恰好从外边回来,看见后便说:‘你吃的难为这呃呃叫的事物的肉啊!’他快速跑出门去,‘哇’地一声便呕吐了出来。三姨的食品不吃,却吃妻子的;三弟的房屋不住,却住在於陵,这可以算是推广他的清廉的品性吗?像她这样做,只有把人成为蚯蚓之后才可以办到。”

【学究】

     
陈仲子的行事表面上很廉洁,实在上太酸腐,他并没有搞精通事物和宅基地本来并不曾角色之别,无非事物和居住地而已,非要区别于房舍和食品应何而来。人不是蚯蚓,只食地上土地下水,必定有心情和理智存在,不可以食妻子之食而不食大姨之食,到底在纠结什么,其不得而知。真正廉洁之人很精晓“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”,唯有那样宁静面对,才是真的的知晓,否则只是假模假样而已。

图片 2

相关文章